全国统一热线
当前位置:云顶集团4008 > 励志故事 > 初到记

初到记

文章出处: 人气: 发表时间:2018-09-19 02:29

  从前在北平读书的时候,老在城圈儿里呆着。四年中虽也游过三五回西山,却从没来过

  

  ;说起,只觉得很远很远而已。那时也不认识人,有一回北大和学生在青

  

  年会举行英语辩论,我也去听。的英语确是流利得多,他们胜了。那回的题目和内容,

  

  已忘记干净;只记得复辩时,那位很神气,引着孔子的什么话。北大答辩时,开头

  

  就用了furiously一个字叙述这位的态度。这个字也许太过,但也道着一点

  

  儿。那天学生是坐大汽车进城的,车便停在青年会前头;那时大汽车还很少。那是冬末

  

  春初,天很冷。一位学生在屋里只穿单大褂,将出门却套上厚厚的皮大氅。这种“行”

  

  和“衣”的数,在当时却透着一股标劲儿。

  

  初来,在十四年夏天。刚从南方来北平,住在朝阳门边一个朋友家。那时教务长是

  

  张仲述先生,我们没见面。我写信给他,约定第三天上午去看他。写信时也和那位朋友商量

  

  过,十点赶得到么,从朝阳门哪儿?他那时已经来过一次,但似乎只记得“长林碧

  

  草”,——他写到南方给我的信这么说——说不出上究竟要多少时候。他劝我八点动身,

  

  雇洋车直到西直门换车,免得老等电车,又换来换去的,耽误事。那时西直门到只有洋

  

  车直达;后来知道也可以搭香山汽车到海甸再乘洋车,但那是后来的事了。

  

  第三天到了,不知是起得晚了些还是别的,跨出朋友家,已经九点挂零。心里不免有点

  

  儿急,车夫走的也特别慢似的。到西直门换了车。据车夫说本有条小,雨后积水,不通

  

  了;那只得由正道了。刚出城一段儿还认识,因为也是去万生园的;以后就茫然。到黄庄

  

  的时候,瞧着些屋子,以为一定是海甸了;心里想也就快到了吧,自己安慰着。快到真

  

  的海甸时,问车夫,“到了吧?”“没哪。这是海——甸。”这一下更茫然了。海甸这么难

  

  到,要何年何月呢?而车夫说饿了,非得买点儿吃的。吃吧,反正豁出去了。这一吃又

  

  是十来分钟。说还有三里多呢。那时没有燕京大学,上没什么看的,只有远处淡淡的西

  

  山——那天没有太阳——略略可解闷儿。好容易过了红桥,庙,渐渐看见两行高柳,像

  

  穹门一般。十刹海的垂杨虽好,但没有这么多这么深,那时上只有我一辆车,大有长驱直

  

  入的神气。柳树前一面牌子,写着“入校车马缓行”;这才真到了,心里想,可是大门还够

  

  远的,不用说西院门又骗了我一次,又是六七分钟,才真真到了。坐在张先生客厅里一看

  

  钟,十二点还欠十五分。

  

  张先生住在乙所,得走过那“长林碧草”,那浓绿真可醉人。张先生客厅里挂着一副有

  

  正书局印的邓完白隶书长联。我有一个会写字的同学,他喜欢邓完白,他也有这一副对联;

  

  所以我这时如见故人一般。张先生出来了。他比我高得多,脸也比我长得多。一眼看出是个

  

  顶能干的人。我向他道歉来得太晚,他也向我道歉,说刚好有个约会,不能留我吃饭。谈了

  

  不大工夫,十二点过了,我告辞。到门口,原车还在,坐着回北平吃饭去。过了一两天,我

  

  就搬行李来了。这回却坐了火车,是从环城铁朝阳门站上车的。

  

  以后城内城外来往的多了,得着一个诀窍;就是在西直门一上洋车,且别想“到”清

  

  华,不想着不想着也就到了。——香山汽车也搭过一两次,可真够瞧的。两条腿有时候简直

  

  无放处,恨不得不是自己的。有一回,在海甸下了汽车,在现在“西园”后面那个小饭馆

  

  里,拣了临街一张四方桌,坐在长凳上,要一碟苜蓿肉,两张家常饼,二两白玫瑰,吃着喝

  

  着,也怪有意思;而且还在那桌上写了《我的南方》一首歪诗。那时海甸到一常有穷

  

  女人或孩子跟着车要钱。他们除“您”等等常用语句外,有时会说“您将来做校长”,

  

  这是别处听不见的。

  

  1936年4月18日作

  

  (原载1936年《周刊》副刊第44卷第3期)

  

  ------------------

  

  

此文关键字:励志故事
首页 | 散文文章 | 励志文章 | 优质文章 | 励志故事 | 网站地图